臭鼬娘俱乐部  
  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1784|回复: 27

[原作] 萱菲女皇

[复制链接]

6

主题

25

帖子

1514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514

原创作者银屁勋章

QQ
发表于 2019-7-6 04:48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萱菲女皇
    “不!我绝不同意!”
    皇宫大殿,一个瘦弱的男人将一个小男孩护在身后,歇斯底里的吼着。
    “那,那女人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!她已经疯了!她已经不是人了!”男人此时已经激动的抖了起来。
    “放肆!”
    大殿深处,男人的对面,一个身穿黄袍的老者坐在龙椅上,老者此时满眼血丝,怒目而视,哪里还有一国之主的样子?
    老者的左手边侍立着一个蓄着山羊胡须的清瘦老者,他半躬身对着男子说:“太子殿下慎言啊,那可是萱菲女皇!要是这话传到她老人家耳朵里,那可真是灭顶之灾啊!”
    “哈哈哈哈!好一个萱菲女皇!当年让我娶她的是你们,把她逐出皇宫的也是你们!现在你们为了自己的宝座,居然答应她如此不可理喻、无耻至极的条件!你们、你们枉为君,枉为臣,枉为人!”男人一手将身后的男孩护住,一声指着面前的三人痛斥,已然毫无顾忌。
    面对如此大逆不道之言,老皇帝竟默不作声。他以手扶额,眼中透出深深的疲惫。
    沉默了好一会,老皇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低沉的说:“皇儿啊,寡人如何愿意答应萱菲女皇提出的这丧尽天良的条约!可寡人是皇帝啊,以如今萱菲之势,若是不答应,我小小赵国,顷刻之间即成齑粉!到时便是四野生灵涂炭,百姓流离失所!为了我赵国百姓,寡人只能出此下策,牺牲言儿了啊!”
    “如今寡人也无颜面对满朝文武了。此劫若是能安然度过,我便让位于你二弟,对你,对言儿,对我自己,也又算有个交代了吧。”
    听到此言,老皇帝身边二人大惊失色,连忙跪下。太子此时已然双目含泪,颤抖着说:“父皇,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
    老皇帝默不作声,良久长叹一声,对右手边身穿盔甲的魁梧男人说:“卢将军,将太子带到华海宫吧,没有我的命令,不要再放他出来了。”
    “遵命。”
    卢将军走上前,一把便擒住了太子,将他押出大殿。太子奋力挣扎,可如何是将军对手?
    “放开我!父皇!父皇!你不能这么对言儿,不能啊父皇……”
    太子的声音渐渐远去,昏暗的大殿里只剩下一个懵懂的小男孩面对着两个老人。
    老皇帝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走到男孩面前,轻抚男孩的脸颊,悲叹一声:
    “言儿,寡人对不起你啊!”


     天宝历二十四年,赵国太子娶本国一巨商千金为太子妃,次年,太子妃诞下一子,取名赵言。
    天宝历二十六年,赵国太子妃遭狐妖附体,虽及时驱逐,可狐妖千年淫精污秽均留于太子妃体内,太子妃化身欲女,浑身恶臭至极。赵国太子短短三日便瘦下五斤,多次被臭晕在太子妃身下。朝野上下均视太子妃为不祥,将其驱逐出宫。
    同年,大陆第一强国楚国,一绝色女子加入楚国暗卫。她从一个小小的线人做起,以绝世的容貌,冷酷的心智,无双的拷问手段为暗卫立下了汗马功劳。短短三年,她便披荆斩棘,除掉无数对手,执掌暗卫。又过两年,楚国都城半数要员,以及几乎所有军官,均沦为她的裙下之臣。
    天宝历三十三年,女子举兵围攻大楚皇宫,朝野上下一夜倒戈。一夜之间,皇位易主,女子登临大宝,号“萱菲女皇”。次年,改年号为“萱菲”。
    萱菲元年,大楚四周七国,有四国愿纳贡示好,韩、赵、燕拒不纳贡。韩国皇帝正值盛年,心高气傲,称萱菲女皇为“妖后”。三月之后,韩国都城被夷为平地,韩国皇帝被生擒,押至大楚都城,沦为萱菲女皇奴隶。仅仅三日之后,韩国皇帝便死于大楚皇宫,尸体被运回韩国。据传,他死时手脚被缚,下体坚挺,浑身消瘦至极,口中疑似有粪便残留。
    萱菲二年,燕、赵两国纳贡。赵国与大楚联姻,三十二岁的萱菲女皇娶十岁的赵国太子长子为夫君。
    天下皆以为萱菲女皇喜男童,以萱菲之势,无人敢有异言。可除了赵国皇室,无人知晓,赵言的亲生母亲,正是现在的萱菲女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大楚国都今日万人空巷,全城百姓均聚集于国都主路两侧,人人锦袍加身,个个在左臂上系红花,这是楚国独特的庆贺方式,一眼望去,好一片五彩斑斓的喜庆场面。
    巳时一过,一阵阵“轰、轰”的声音从城门处传来,不一会,只见一队黄金甲士迈着如同一人的整齐步伐走来,向皇宫缓缓行去。紧跟着甲士,一台五匹骏马拉着的、足有一丈高的金碧辉煌的马车缓缓驶过,马车之后又是一队黄金甲士。
    正是赵国送亲的队伍。
    “那赵言小儿何德何能?居然能嫁给我大楚萱菲女皇?”人群中一穿着毫不合身的锦袍的胖子小声跟周围人群念叨。
    “哈哈哈!怎么,女皇陛下不娶赵小儿,娶你这杀猪的破落户吗?”周围人毫不客气的耻笑起来。
    “哼!狗眼看人低。”胖子小声念叨起来。
    人群中各种议论此起彼伏,看的出来,萱菲女皇在大楚甚得百姓爱戴。
    马车里,一个十岁的小男孩静静的坐在座位上,想要听周围人的声音,却怎么也听不清楚。第一次离开那个他从小长大的赵国皇宫,他感到深深的不安。这孩子正是赵言。
    足足一个时辰,马车穿过皇都,来到了皇宫之内。大殿之前,甲士队伍如撞上礁石的潮水般整齐的分成两队向两边走去。五匹马将马车拉到大殿阶梯下,缓缓停了下来。
    “哒!哒!哒!……”
    一阵清脆而又沉重的脚步声在马车木阶梯上响起,车里的赵言听见这声音,豁然感到了无比的紧张。终于,脚步声在马车门前停了下来。赵言慌忙站起,就要上前打开门。
    门无声的打开了,赵言差点撞了上去。在门外,与他视线平齐的,是一双大腿。
    门外的这双大腿丰满至极,单一根大腿就比赵言那瘦小的身体还粗的多,将金色绸缎所制的裤子撑得满满的。向下,微风吹过,不粗不细,线条健硕的小腿若隐若现,小腿有一大半都藏在一双黑底金纹的硬步长靴之中,更显线条玲珑高贵。
    赵言下意识的抬起头。在大腿根之上,曲线骤然收缩,门外人的腰似乎比她的大腿还要细上几分。
    赵言继续抬头,曲线又再次突然膨胀。门外那人胸前高高的鼓起,将那金袍之下的金丝肚兜撑得几乎裂开,甚至挡住了赵言看向门外人脸的视线和照向他脸庞的阳光。
    门外人轻轻弯腰,一张绝美的容颜从她的胸后面探了出来。她黑色长发自然披散着,发丝之中,一双水润的大眼湛若星辰,小巧的琼鼻有如玉琢,嘴唇肥厚却不臃肿,粉嫩欲滴。
    这张脸的主人,就是权倾天下的女皇萱菲。
    看着这张脸,赵言一时竟愣住了,待女皇嘴角微微翘起,他才猛然想起离开赵国皇宫是,爷爷反复叮嘱的话,连忙跪了下来,颤抖的喊道:“参见女皇陛下!”
    瘦小的男孩蜷缩着跪在高大而又丰满至极的女人脚下,看起来就像一只小兔子。沉默了一会,一个软糯悦耳的声音传来。
    “起来吧。”
    赵言连忙起身。萱菲女皇弯下腰,轻轻握住赵言的手,缓缓向马车下走去。
    女皇的手十分小巧,可还是比一个十岁小男孩的手大的多。她温柔的将赵言的手握在手心里,牵着他一步步走进了大殿。
    “恭迎亲王殿下!”
    随着一声响彻皇都的钟声响起,大楚皇都骤然热闹起来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夜晚,大楚皇都依然人声鼎沸。在皇宫的一个僻静角落,有一个占地不大,却十分雅致的小宫殿。此时宫殿内四处点满了喜烛,将宫殿映的充满金光,宛若白昼。一张一丈长,一丈宽的大床上,红色的锦被闪映着金光,在床上,一个小男孩安静的坐着。小男孩两侧,侍立着两个宫女。
    一个宫女大概二十六七岁,身材丰满,面容娇媚,此时眼帘低垂,一动不动。另一名宫女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,面容清纯,她这时正不停的偷瞄着床边坐着的小男孩。
    男孩正是赵言,他今天一整天跟着萱菲女皇去了许多地方,经历了各种仪式,一个时辰前才被送到这里。
    这时,房门无声的打开了,一个高大丰满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    萱菲女皇慵懒的走到床边,一屁股坐在床上,大床顿时颤动了几下。她抱起男孩,将他放在自己的怀里。
    赵言坐在女皇那丰满而又柔软的大腿上,脑袋枕着女皇胸前那巨大的柔软,感觉舒服的同事,却又无比的紧张。
    女皇轻轻的搂住男孩,脸上泛起了红晕,轻声说:“你知道我是你的什么人吗?”
    赵言迟疑了一下,喏喏的答:“妈、妈妈?”
    “哼哼~”女皇轻笑了一声,说:“小家伙,你知道的还不少呢~不过从今晚开始,我就是你的妻子了。今天晚上,你就要学会做一名合格的夫君哦~”
    说着,她将男孩放回床上,对着两名宫女说:“淫儿,荡儿,赶紧服侍殿下。”
    “是,女皇陛下~”
    宫女同事凑到男孩身前,一边伸手开始扒男孩衣服,一边说:“殿下,要做一名合格的丈夫,你首先要把衣服都脱下来哦~”
    “不,不要!快停下!”男孩满脸通红,他伸手试图保护自己身上的衣服,可两名宫女虽然动作温柔,可一旦男孩反抗,她们就会握住男孩的手,坚定的挪开。很快,男孩就只剩下一条小内裤了。
    “哼哼~小家伙害羞了呢~”
    “真可爱~”
    年幼的宫女抓住他的内裤,男孩终于急了,他一把推开宫女,跳下床就往外屋跑。
    男孩一边逃窜,一边回头躲避两名宫女的抓捕,然而没跑两步,他就狠狠的撞在一座温暖柔软而又结实的肉山上,一下子被弹开,摔倒在地。
    “咚~”
    摔倒在地的男孩慌忙爬了起来,一抬头,却看见萱菲女皇正背对他站在身前,扭过头俯视着他,脸上的红润娇艳欲滴。
    女皇优雅的解开了腰带,褪下了金色龙袍,随手一扔,龙袍盖到男孩的身上。这时的她,上身穿着金丝肚兜,白嫩的背荡漾着乳白色的光晕。而她的臀部,也彻底暴露在男孩的眼前。
    在萱菲女皇那水蛇腰之下,曲线极速膨胀。她穿着非常宽松的金丝裤子,可臀部依然被绷得死死的,变成一个直径接近一米的反射着金光的圆球!
    看着女皇那比自己全身还要大的多的圆球,男孩心里的慌乱全都转变为了恐惧,他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想要逃跑。
    “夫君,你想要去哪里呀?”
    萱菲女皇掩嘴轻笑,将屁股对着男孩。
    “噗——————!”
    随着一阵不算响亮,十分沉闷的放屁声,一股黄色气体从那金色巨球中喷涌而出,瞬间就弥漫开来。小男孩的身影一下子被黄雾笼罩。
    小男孩的视线瞬间被黄雾占据,于此同时,一股极度浓烈的恶臭不可阻挡的涌进了男孩的口鼻中。
    “唔——!好臭!!!”
    男孩用手捂住口鼻,跑了两步,就跌倒在地。他挣扎着往前爬了一下子,可在这极端的臭气之中,他的视线迅速模糊,很快就晕了过去。
    过了不知道多久,男孩幽幽的醒了过来。这时,他发现自己终究还是被扒的一丝不挂,正躺在床上。
    男孩挣扎了一下,可现在的他还是浑身无力,头晕目眩,根本爬不起来。
    “夫君,你醒了呀。”
    萱菲女皇坐在床边,正用温柔的目光看着男孩。她伸出白嫩的玉手,抚摸着男孩的身体。
    随着女皇的玉手划过身体,男孩开始颤抖起来。终于,这个只有十岁的小男孩哇的一生哭了出来。
    “哇——!不,不要!求,求,求求你了!放过我吧!”
    “可爱的小夫君,不要哭了,再哭,我就要把你嘴堵上了哦~”
    男孩还是哭个不停,女皇突然爬上床,无比丰满沉重的肉体扑了过来,一下子将男孩压在下面!
    男孩感觉自己被温暖柔软而又沉重的肉体淹没,身体被两个巨大的乳房压在下面,他的挣扎毫无作用。他用力的推着女皇的身体,两只小手按在女皇胸前那高耸的双峰上,可却一点都推不开。接着,他的头被两只大手按住,一张脸飞速靠近。没等他反应过来,一双柔软肥厚的唇就狠狠的压在他的嘴上,将他的口鼻全都包裹在里面。
    一瞬间,一股极度浓郁的恶臭涌进了他的口鼻!
    男孩被突如其来的恶臭熏的视线一片模糊,他无力的挣扎着,可萱菲女皇却不停的在他的嘴上吻着,那相对小男孩而言十分巨大的舌头野蛮的撬开男孩的嘴,狠狠的伸进他的嘴里。恶臭的舌头带着黏糊糊的臭不可闻的口水不停的在男孩嘴里搅拌着,臭气不停的喷进男孩的口鼻中,他拼命的挣扎着,可他哪里能推动萱菲女皇那沉重的肉体呢?
    很快,男孩就不动了,他被臭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。萱菲女皇又和男孩接了一会吻,才抬起头。
    她搂着男孩温柔的说:“夫君,你小的时候,最喜欢咬着我的乳房不松口了呢,为了这事,我可是没少打你屁股。嘻嘻,今晚,妈妈让你吃个够,怎么样?”
    说着,她往上挪了挪身体,将胸口对着男孩的脸。男孩的视线一下子就被肚兜里那高耸的鼓胀填满。
    接着,她一把扯下了肚兜,扔在一边。瞬间,两坨巨大的,宛若要融化了似的白膩猛地跳了出来!
    没了拘束,女皇的乳房终于显露了真正的尺寸,就像是将一个大西瓜切成两半,然后扣在胸口一样!那两点粉嫩跳动着,又显得十分俏皮可爱。
    女皇一只胳膊死死地搂着男孩的身体,另一只手粗暴的捏开男孩的嘴。接着,她将一个乳房一下子塞进男孩的嘴里!
    “唔!唔!”
    女皇的乳房虽然没有开始的臭屁臭,可比刚才嘴里面的味道要臭的多。那恶臭的乳肉塞满了男孩的嘴,外面的部分又将男孩的脸全部捂在里面。
    女皇的乳头上突然开始不停的涌出恶臭的粘液,由于嘴被塞的死死的,那粘液全都灌进了男孩的肚子里面!
    “咕噜~咕噜~”
    男孩的喉咙里面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。他渐渐被臭的失去了意志。
    左乳塞完塞右乳,女皇一边将乳肉狠狠地往男孩嘴里塞,一边扭动着上半身,发出了轻柔的喘息。过了整整半个时辰,女皇终于满脸绯红的起身,这时,男孩已经瘫在床上,肚子涨的圆鼓鼓的。
    女皇抚摸着男孩的脸,呻吟着说:“夫君,妈妈的母乳味道怎么样呀?妈妈可是精心准备很久了呢~这一个月里,我一直用一种秘药代替饭来吃,那种秘药味道奇臭无比不说,还会激发女人的淫欲,可为了保持药效,又不能跟男人做,真是辛苦极了呢!”
    “这种药只有一个效果,就是如果一个女人坚持服用一个月,并且忍住淫欲不与男人做,那么这一个月里积攒下来的乳液,就会是最强大的永久壮阳药。”
    “从今以后,你的身体将停止生长,因为你的生长发育将会集中在你的阳具上了呢!以后,你将永远做一个有着巨大肉棒的小男孩了,想想都觉得可爱呢。”
    “现在,开始我们的终极考验。小宝宝,你可一定要挺过来哦!”
    说着,萱菲女皇先是脱下了那双靴子,顿时一股浓烈的脚臭味弥漫开来,可是跟她的嘴、她的乳房、她的臀部相比,这能将成年男人熏晕的臭味却是那样的微不足道。
    接着她又脱下了裤子,那两座白膩温软的巨大肉山彻底的出现在了男孩的视野里。
    萱菲女皇回头俯视着男孩,淫笑着说:“小家伙,这两座肉山之间可有着世界上最臭的气味,好好享受吧~”
    说着,她慢慢的朝男孩的头坐了下来。
    “不!不要!不要!唔——”
    男孩看着那两座肉山慢慢的压向自己的头,绝望的呼喊着,可最后,女皇还是一屁股坐在了男孩的脸上。
    一瞬间,男孩的头就整个都被那深不可测的臀沟吞没,甚至小半个上身都被压在屁股下面。
    男孩只觉得自己的头被两座无边无际的、臭不可闻的肉山压在下面,接着,就被那肉渊吞没。那肉渊里面的味道臭到难以想象,与这相比,刚才女皇嘴里面的味道就像香料一样好闻!
    接着,两个巨大的臭脚就垫在了男孩的脑袋下面,这下男孩的头直接被按进了那臀沟的最深处!
    女皇的肛门死死地压在男孩的鼻子上,男孩被臭的浑身抽搐!
    “小家伙,来享受一下恶臭的极致吧~”
    女皇的肛门突然颤抖了起来,接着,没有一点声音,一股湿热的气体从那肛门里面涌出,慢慢的涌进了男孩的鼻子里。
    !!!!!!!!!
    那是世间本不应该出现的味道,任何语音都无法形容。一秒之后,男孩就被熏的晕死过去,再过一秒,他又被熏的醒了过来……
    女皇的屁放了一分钟,这一分钟里,男孩在女皇的屁股下面经受了地狱里都不曾有过的折磨!
    一分钟后,女皇慵懒的抬起屁股,这时,男孩两眼翻白,四肢抽搐,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。
    “不愧是我的亲生骨肉呢,这是第一个在我屁股下面活下来的雄性吧。”
    女皇抬起屁股,将两根丰满至极的大腿之间,那黏糊糊的肉缝对着男孩的脸。
    “宝宝,你就是从这里来到这个世上的,现在,在药效起效之前,就用你的脸来稍微缓解一下这里面的性欲吧!”
    说着,她一屁股坐了下去,男孩的口鼻瞬间被那恶臭至极的、充满恶臭粘液的肉缝吞没!
    “哦——!好,好舒服!”
    女皇开始疯狂的扭动着巨臀,那肥硕无比的肉山在那小小的脑袋上面无情的碾压着,一遍又一遍,一遍又一遍……
    两个时辰后,女皇终于从那无穷无尽的欲望中稍微清醒了一下,她慵懒的抬起屁股,露出了下面的小男孩。
    这时,小男孩脸上糊满了一层恶臭的粘液,嘴里面更是被灌的满满的,似乎连嘴都张不开了。
    而此时,他的下体,一根足有一尺的巨大狰狞的肉棒正高高耸立着,一跳一跳的!
    “哇!不愧是我的夫君,这真是,着真是太棒了!夫君,咱们交配吧!我已经等不及了!”
    说完,女皇一把抓住男孩的巨棒,对着自己两腿之间的肉缝,一屁股坐了下去!
    “啊啊啊啊啊!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!”
    “太爽了!太爽了啊啊啊!”
    女皇趴在床上,用自己的身体将男孩的身体整个埋住,男孩的头被按进乳沟的最深处。
    女皇那巨臀在疯狂的上下甩动着,一下下狠狠地砸在床上,一丈见方的床被砸的就像暴风雨中的一条小船般在风雨中飘摇。
    “啊啊啊!夫君的肉棒在,在我的身体里面跳动啊啊!”
    男孩只觉得自己的肉棒被一坨温暖柔软的软肉和粘液吞没,那温软疯狂的蠕动着,吮吸着。在来自下体那无穷无尽的极致快感刺激,和女皇双乳间那浓烈的恶臭折磨之下,男孩彻底迷失了。精华从男孩的肉棒里面喷涌而出,灌进女皇的肚子里面,一次又一次。
    “啊啊啊啊!好热,好热!精液灌进肚子里面了,去了去了啊啊啊!————”
    一阵阵高声浪叫回荡在大楚皇宫中,久久不能停歇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第二天上午,文武百官安静立于大殿之上,许久之后,一名身穿龙袍的威严女子缓步走上大殿高台上,正是那萱菲女皇。
    她走到龙椅前,只见龙椅上,在下面看不见的角度,有一个洞。现在洞里严丝合缝的镶嵌着一张小男孩的脸,正是昨日嫁给女皇的赵言。
    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    文武百官齐叩首。
    女皇微微一笑,转过身,掀起龙袍,露出了那肥硕无比的巨臀,一屁股坐了下去。那张小脸被彻底的埋进巨臀之中。
    “众爱卿平身。”
    “谢陛下!”
    文武百官再一叩首才陆陆续续起身,开始与女皇一起议论政事。
    于此同时,一股臭气从女皇的肛门里面涌出,开始在女皇的屁股下面弥漫,却又被牢牢锁在那特制的龙袍里面。龙袍里面的臭屁每一秒都在变浓。
    这里,就是令鬼神都恐惧的地狱。
    午时,随着文武百官陆陆续续离开大殿,一个个宫女开始出现,她们押着一个个五花大绑的壮汉——他们是被判处极刑的死囚。宫女们将大殿门窗一一关死,而后萱菲女皇慢慢起身,掀起了龙袍。
    龙椅上的小脸此时两眼翻白,一动不动,而他的嘴里,此时竟灌满了粪便和尿液!
    与此同时,原本被封锁在龙袍里面的气体被放了出来。
    “好臭!”
    “救,救命啊!”
    死囚一个个挣扎着,还是接连被熏的倒在地上。宫女们满心欢喜的扒光了这些壮汉,开始与这些无法反抗的壮汉们行房。
    这大殿刚刚还是庄严的议事场所,转眼之间就化为了女人的淫欲天堂,男人的恶臭地狱。
    女皇也将被囚禁在龙椅里面的、被灌了一肚子屎尿的男孩取出,开始疯狂的交配!
    几个时辰之后,女皇慵懒的坐在黏糊糊的龙椅上,男孩已被重新囚禁在龙椅里面。
    女皇面前摆着一个大碗,宫女们轮番上前,在碗上叉开腿,让肚子里面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流进碗里。不多时,一个大碗装满。
    女皇端起大碗,舔了一下碗里的粘液,一脸的享受。而宫女们则开始收拾大殿,将还活着的死囚押回地牢,明天再用。
    就这样,赵言从此被囚禁在萱菲女皇的臭臀之下,彻底沦为玩物。
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钱 +30 收起 理由
rrr9999 + 30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9

主题

769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2430

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

发表于 2019-7-6 07:0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這篇不錯 要參加嗎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25

帖子

1514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514

原创作者银屁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6 07:55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光明之心 发表于 2019-7-6 07:00
這篇不錯 要參加嗎?

参见啥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9

主题

769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2430

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

发表于 2019-7-6 07:57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
原創大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918

帖子

2969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969
发表于 2019-7-6 09:1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91

帖子

800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800
发表于 2019-7-6 10:05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9

主题

769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2430

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

发表于 2019-7-6 10:16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光明之心 于 2019-7-6 10:17 编辑

支持一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567

帖子

1962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962
发表于 2019-7-6 16:4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厉害厉害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146

帖子

1688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688
发表于 2019-7-6 17:4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篇文还会有续篇吗?有的话请来点日常吧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9

主题

769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2430

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

发表于 2019-7-6 18:4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
那個正太死了沒有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氵主廾廾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